昭雪沉冤

“小女名曰昭雪,愿为诸位沉冤!”


孤莲独存于澄江之央

一个经常不在线的人。

爱好图画,却只会素描。澄粉,桑粉,魔道粉, 理智粉。

虽是魔道粉但我也会去反魔道里逛。

我申明一下,我去反魔道逛的原因:是这样的,我去反魔道里逛,主要是了解黑粉为什么厌恶魔道,我看的是理智黑的文章,他们黑肯定有他们的理由。我觉得魔道既有优点又有缺点。

暂退通告

暂退

本人即将面对现阶段最重要的考试

即将面对人生的第一个岔路口

因所在地区对外户人口的歧视,导致了这种情况:

胜,则读本地区最好的学校

败,则读本地区最差的学校



现已归

但我现在没有电脑,加上我不能玩太久平板,所以可能只修一下前面的文

非常抱歉,时隔已久,居然以这样的方式与大家见面

戚水菏:

居然是沉柒:

在写下这段内容之前,我纠结了很久,究竟要不要求助于lofter上的大家。

  

因为我知道,对于现在的我而言,这份人情,我无论如何都还不起。

  

更何况,身为一个并不合格的同人文手,在迟迟不更新的如今,突然发这样一条博客,这样与蹭粉圈钱搭边的行为看起来实在太过恶劣。但是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找不到其他办法了,我只能这样做了。

  

如果可以的话,请听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吧。

  

 

  

 

  

 

  

 

  

我有一位仙女朋友。

  

他不久前才过完十七岁的生日,是个十足可爱的男孩子,和我坐过一个学期的同桌。他身高178,每天自称仙女,三观特别正,和我非常合得来。他经常花大价钱去买那些仔细对照着成分表筛选过的水乳,活得比女孩子还要精致许多。

  

他学习很棒。在高三十一班这样的普通班里,升入高三后最好的成绩是五百八十八分,位居我校排名前百,超过了许多实验班的同学。

  

但是我知道,这五百八十八分,是他用命换来的。

  

晚上十二点,我在刷抖音,他在做习题。凌晨四点,我在睡觉,他在背课文。早晨七点,我在吃早饭,他在整理错题。

  

他何止是熬夜,他是通宵,是不眠不休,是点灯熬油。

  

坐同桌那会儿,他上课总是犯困,我叫不醒他,他就自己拿着书去后面站着听课。偶尔还会站着睡着,书本脱手掉了一地,紧紧抓着课间十分钟补个觉,下一节课继续玩儿命地听。

  

他不吃早饭,有时候为了节约零花钱,连午饭也不吃。但凡和我们一起吃饭,总是要点上一份大麻大辣,那红火一片的颜色我们看都不敢多看两眼,他却能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

就算事后会胃里火烧火燎地疼,他也从来不跟我们抱怨什么。

  

他明明已经超过了许多人,超过了曾经瞧不起他的同学,超过了高一时那个位居下游的自己。

  

可他仍然觉得这样不够。

  

我劝他说,小林呀,你这样不行,这么熬下去,你迟早会出大问题的。

  

而他那时只是笑了笑,写着笔记的动作一顿,像是犹豫着措辞,片刻后才回答我说,那我能怎么办呢?

  

我家里还有个亲弟弟,才刚上小学,正是需要钱的时候,家里可没有闲钱供我再去复读一年。我这么垃圾,如果不比别人拼命的话,只会越来越垃圾吧。

  

说这话的时候,他已经被查出了胆结石快三年。

  

而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 那时候无意间脱口的一句话,居然在不久后的如今一语成谶。

  

 

  

当他一个星期前来找我时,我还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。

  

他说,柒仙女啊,你快过生日了,去唱歌怎么样?

  

你认真的吗。我对他开玩笑,我生日可是中秋节,全城都有最低消费,唱一下午会破产的哦?

  

没事儿啊。

  

他说,“你过生日嘛。过生日就要开心点。”

  

 

  

当天晚上,他在家里昏倒,被送进了市医院抢救。

  

那时的我就像个傻逼,十足十的傻逼。他恢复意识后,我问他感觉如何,他只说自己睡不着,口干,没力气。我还天真地问他,这样啊,你感冒了吗?是不是要去挂水啊?

  

我以为他第二天就能恢复如初,以为第二天就能踏着大病初愈后有些拖沓的步伐,推开教室的大门对我们说,嗨,我回来啦。

  

毕竟他是那样坚强,无论因为什么原因,都不想耽误自己的课程。

  

 

  

可在那之后,他再也没有回复过我。

  

 

  

第二天一早,班主任对我们说,他暂时昏迷不醒、没有意识,昨晚被送去了长春吉大一院ICU,也就是所谓的重症监护室。

  

嗡地一下,我的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炸开,碎片狠狠地扎入泪腺,眼泪断了线似的不受控制地落下去。

  

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男孩子。

  

那么好、那么阳光、那么善良可爱。

  

那么优秀的一个男孩子,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呢。

  

他是那样在乎自己的外表,那么在乎自己那张脸看起来有没有瑕疵,现在却因为输液,脸颊乃至于胳膊都肿得不像样子。

  

他那么不想给家里添麻烦,那么想要为家里减轻负担,却因为一场大病,让家里所有人为他流泪为他担忧。

  

他心里该有多难过啊。

  

急性心肌炎,急性肾衰竭,胰腺炎。

  

那些我想都不敢想、从来未曾了解过的病症,一瞬间全压在了他的头上。

  

我联系了他妈妈,跟他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我们一直在哭。她呜呜咽咽地对我说,会好的,很快就会好的,辛苦你们这么帮忙,谢谢,真的谢谢。

  

我哭得连话都说不清,只能模模糊糊地安慰她,阿姨你别哭,别哭了,小林那么好、那么善良,老天不会带他走的。

  

我甚至前一天还在想着,过生日时的蛋糕上要樱桃还是蓝莓,现在就有一张张照片戳在我眼底告诉我,看啊,沉柒,那个活泼的、阳光的男孩子,现在浑身都插满了管子躺在病床上,一天天地衰弱下去。

  

没有肾源,无法换肾,只好用一天一万块的输液吊着他的命、他妈妈前些日子发起了筹款,我人微言轻,在微信里求爷爷告奶奶,只换来了一两个应答。

  

并不是说心如死灰,毕竟捐款者回事,是人情不是本分,只是在这一刻我才意识到,我是有多么无力。

  

就算我再多拿出一千块甚至五千来捐款,也还是杯水车薪。

  

目标额度是三十万,但我知道,要治疗他,远远不止这个价钱。

  

真的很对不起,罗嗦了这么久,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帮帮他。他对我而言意义非凡,对我而言太过重要,无论如何,我都不想失去他。

  

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是学生,大家都没有收入来源,我不求捐款,只求大家能多多帮忙转发,人多力量大,这份人情我无以为报,只能竭尽我所能感谢你们的帮助。

  

 

  

链接在这里:轻松筹

  

 

  

我想尽了所有我能想到的办法。求求你。小林,求求你。

  

千万别放弃。

  

求求你,快点回来吧。

轩辕:

⭕️方块栗子(谢绝转载):

请各位帮忙转发推荐!!救救这些可怜的猫!!!!!

占tag致歉,我第二天就会把tag删掉的,但是至少现在请让更多人看见!!!

如果我打的tag让您感到不适,请私信我,我会把tag删除!

昭雪的样子(重发)

背景:下雪起风  冬日梅边

ps:手拙,请包涵请见谅

【魔道阅读体】未·往(年少家长组)二

未完成!未完成!之后继续更!





“魏无羡死了。大快人心!”】

若寒有些诧异<魏婴后来死了?!不知是何人所杀?>

虞夫人:魏婴那小子死了!但何是大快人心?”

“这魏婴是谁啊?”疑问声肆起。

“诸位看下去,便知了。”昭雪。


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,未及第二日,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,比之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
  一时之间,无论是世家名门,还是山野散修,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联率、大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。
  
  “好好好,果然是大快人心!手刃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?”
  
  “还能是谁。他师弟小江宗主江澄呗,云梦江氏、兰陵金氏、姑苏蓝氏、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,大义灭亲,把魏无羡那老巢‘乱葬岗’一锅端了。”
  
  “我得说句公道话:杀得好。”】

虞夫人有些咬牙切齿地道:”魏婴干了什么?竟让江澄手刃了他?”

但她心里想的是:<阿澄怎么会手刃魏婴呢?他俩关系不是很好吗?

聂肖:“魏无羡究竟为何人?竟

  

【魔道阅读体】未·往(年少家长组)一

我来更文啦!

设定必看http://aoguqinglian.lofter.com/post/30c43934_1c69fcdc3

本文无忘羡,但涉及忘羡。

有平行世界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正文——

那些昏睡的人渐渐转醒了,看见其他人和周围时都十分震惊。


温若寒醒后马上跑到蓝启仁身边,问他:“启仁,你怎么样?”

蓝启仁简短的回他一句:“无恙?”温若寒松了口气。

忽然,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:“臭小子,你只顾你的启仁了?都没发现我吧!”

温若寒想着<是!>但向温若言狗腿恭敬地问:“哥,哪敢哪敢啊。不过,这是什么地方,你怎来了啊?”

温若言有些凝重的回他:“不知。但带我们来这的人一定是法力高强之人。”

“渺袅!佰素!落英!还不快醒醒。”虞紫鸢醒来看到旁边几个睡得四仰八叉的人嘴角抽了抽,强压下心中<我不认识这些人>的想法,朝旁边的人吼道。

“醒啦醒啦!”“我醒了,紫鸢姐!”“醒了!”三道不同的声音立马回了虞紫鸢。

另一边:“这里是哪啊?”“不知道。”“你怎么也在这?!”“你管我!”


“诸位都醒了吧?”一个穿着精致的粉色长裙相貌为上人之姿的女人走过来。

“不知姑娘何名?此为何地?姑娘何人?”蓝行隐朝那个女人问。

“小女名曰昭雪。此为独立空间。小女为此空间之主。”昭雪淡淡地回答,但心里想的却是<天哪,这么端着说话好累啊!>。

“不知昭雪姑娘带我等众人来此空间为何?”“带尔等来知后世之事,从逆改天命。


十字一出,便起轩然大波。


“后世之事!”“逆改天命?!”“怎么可能啊。”

“不必惊讶。尔等一会便知。”昭雪还是那么淡然地说道。

“那昭雪姑娘何时能开始?”蓝行隐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地问。

“还有几人未来。后面晓事时渐渐会有人来。没来一人我便会解释。”

“劳烦姑娘了。”


谈话之间,便有一人来了。那人竟是长大后的温若寒。

“此地是?”那个长大后的温若寒有些警惕问。

忽然,一个霸气泄露的女声响起:“此为何地?”是长大后的虞紫鸢。

接着是一雄厚的男声问:“这里是何地?”没错了,是聂处玥。

温若寒与聂处玥的视线交接了,立马都嫌弃的移开。


来者三人看到少年的他们瞬间愣住了。

温若寒和聂处玥看着年少的他们想着<还好,他们还没经历那些事。>


而少年的他们则在想:

温若寒<未来的我真霸气,看上去有些邪魅欸。不知道未来的我追到启仁没?但未来为什么不是哥当家主?>想着望了一眼蓝启仁。

蓝启仁/温若言<未来的温若寒有些陌生,他现在好像有些难过。>

虞紫鸢<未来我穿着江家主母的服饰,难道我未来嫁给了江枫眠?>

白庭鸶<女儿竟嫁给了江枫眠那个慢性子,看她样子以后怕是不开心。>

江枫眠<紫鸢以后嫁给我了!!!>

魏长泽<真追成了!看来要恭喜少主了。>

藏色/渺袅/佰素/落英<紫鸢姐未来好霸气啊!>


“小女名昭雪。尔等三人与年少之人共知后世之事。”昭雪立马见缝插针的向他们解释。“温宗主和聂宗主来自死后,虞夫人来自小辈姑苏求学前。而这些人则都来自玄元九六年。”


“人既然来齐了。我们便开始吧。”

空间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物体和一帛娟。

“现在,请温宗主来读帛娟上的字。要边读才能现字。”

说着,帛娟忽然亮了起来,出现了几行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题外话——————


终于更完了!

比我想象的要长,总算写到要读书的时候了。

这个文无存稿,无大纲,纯属现写现更。

要开始我的私设如山了,这个后面要讲私设是那些。但并不会对原著有太大的影响,因为主要是家长组的私设。

金光善原来不坏。

大概在下几章平行世界的人就出场了。

以及谢谢大家的支持。




【魔道阅读体】来·往(家长组) 序

设定必看http://aoguqinglian.lofter.com/post/30c43934_1c69fcdc3

我来更文啦!兴不兴奋?激不激动?

小学生文笔,欢迎捉虫,请多指教。

本文无忘羡,但涉及忘羡较多。

有平行世界来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‖正文‖

“启仁~启仁~我错了,我不该说这种话的,就原谅我这一次吧~”

“温公子,藏书阁乃是我家重中之地!你若再说这种话……”

“启仁,我保证不会再说这种话了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是是!”

“若是如此,那便最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少主,何事?”

“长泽,我好像喜欢上紫鸢了……”

“噗……嗯,恭喜你!”

“长泽,你别取笑我了。算了,你知不知道什么招啊?”

“不知。少主可以去找藏色姑娘问问。”

“长泽!想我没?”

“藏色?你……”

“啊,我翻的墙。”

“你怎么……”

“哎呀,我这不是想见你嘛。”

“藏色姑娘。”

“呀!枫眠兄,你什么时候来的。”

“我……我早就来了。”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紫……紫鸢姐。”

“干什么?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样。”

“没什么。就是,金公子今天好帅啊!”

“呵!收起你那花痴样!”

“呜~你欺负我!落英,佰素!”

“我觉得无错!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哼!你们都欺负我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聂公子,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。”

“蓝公子你别拦着我,也不看看他写的什么。”

“不就是一日记嘛。”

“一个日记?!”

“聂公子,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嘛。”

“你那写的什么情情爱爱的玩意儿。”

“不是情情爱爱的玩意儿!”

“是!”

“不是!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“两位公子别吵了!”

“看在蓝兄的面子上我就……”

“哼!!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阵烟雾不知从何处飘向云深不知处。


烟雾迅速笼罩了整个云深。云深本就仙气缭绕,这薄雾更是给仙山平添了几分若隐若现的朦胧,使见之者皆不由惊叹。


 不一会儿,烟雾便离去了 ,但同时有一些人凭空消失在云深不知处,无一人发现是因自烟雾走后时间万物似是静止了一般。


烟雾继续向前行,忽然遇到几团差不多的雾。


四团雾感觉到彼此后便聚集融合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物体,似是一个独立的空间。乳白色的雾气弥漫在空间里,雾气越是靠近中间便越稀薄。


空间的中间躺着十几个人,赫然是之前消失的人。

     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完成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作者有话说——————

完成了!

这章有些短小,凑合看吧,晚上我应该能把这个写到平行世界者来到后。

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,本以为能码到温总他们出场的时候,现在看来……

我相信大家都看出来对话的人了吧?

@烟汐忆梦 

伪更。

屏幕布局和作用标示

【魔道阅读体】未·往(家长组)

设定:

说是阅读体实际上还有歌曲,附带影像。

本文无忘羡,但涉及忘羡较多。

之后原著的忘羡与平行世界真正两碗水端平(我认为)的江厌离会短暂出现(时间相对较长些)。其他平行世界里的人物也会来,但时间比较短暂。

以下平行世界来者为常驻人员。

还有平行世界的人物,以及未来的家长。

“【】”此符中内容为原著内容;

“〔〕”此符中内容为弹幕内容;(弹幕的话其实很少是我自己的一些吐槽)

“『』”此符中内容为歌词内容;

“〈〉”此符中内容为想法内容;

“〖〗”此符中内容为私设内容;

时间线为 玄元玖陆年(为玄正上一年号,一百年为一年号。)

阅读书籍的人物:

温若寒  温若言(十八)

虞紫鸢(十五)白庭鸶(三十九 虞紫鸢之母)

江枫眠  魏长泽  藏色散人 (十五)

蓝行隐(十八 青蘅君)蓝启仁  

金光善  百缈袅(十五)

聂处玥  谢落英  于佰素(十四)

抱山散人(未知)

除标注的其余人都是十六岁(随便记一下就行,大概大小)

未来:

温若寒  虞紫鸢  聂处玥

皆是死亡后

平行世界人员:

1.聂怀桑(已成仙)凌(金凌)阿箐

2.江晚吟(已成仙)柳清歌(死后)蓝景仪(江澄飞升后三十年)〈一兔一狗一猫〉

聂怀桑为阎魔(谋苍) 
 地府之主   掌生死
 武:刀(笑生)扇(悬棋)

江晚吟为莲仙(重chong辉)
 命运之主  掌命线
 武:剑(三毒)鞭(紫电)

凌为沧境观之主兼创始人  为第2世界重生者,现身份是羡离之子,血被离用血蛊换了一半金子轩的血。用鬼道杀了忘羡。后抛弃父姓。性阴冷手段狠辣

阿箐为沧境观首徒观主真传弟子  与晓星尘因凌而复活,复活七年后让薛洋复活并让他失忆,整天逗他  演技时刻在线 性活泼

柳清歌为《渣反》内人物。与江晚吟相识相打相熟最后相依,最后为挚爱之人挡受致命攻击而死。性高傲。

蓝景仪在小双壁变三人行后十年连失两人后,为能让金凌重生其他世界而失去了35%的情感。失去感情后变得很雅正冷漠,坚守家规,为三君之一。

兔狗猫是蓝景仪在知道真相后养的酷似三君的三只动物。

本文cp:柳澄 温启 凌仪 眠鸢 泽藏 善袅 玥英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 - - - - 题外话 - - - - -

大家叫我昭儿就好。

本文冷cp较多。

我是小学生文笔。

请大家有跃提出建议!

本人萌新,请大家多多指教!

以及,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期待!

本文少则月更,多则周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完成——